马报无锡惠山堰桥街道:试点村级财务管理改革

发布日期:2019-10-05

  2017年7月10日的下午,江苏省无锡市惠山区堰桥街道长馨社区8名支委、村委干部围坐在社区会议室,就汛期民兵训练的误工费、村集体稻田雇工费等支付是否合理细细商讨、审核后,在采购预审表上签字。任社区会计仅9个多月的王振华说:“以前报账时只需书记认可、签字就行,改革后每一笔都层层把关,否则无法通过街道社区财务监管中心审核,村级财务真正做到了严进严出。”

  作为全市村级财务管理改革的试点,堰桥街道通过村会计“异地委派”这一个看似微小的变动,重新梳理了村级财务的管理流程,有效杜绝了“人情账”“揩油账”。仅今年1至6月,街道对14个村(涉农社区)财务支出审核1773笔,其中65笔、446.8万元被否决。

  2017年市纪委通报的107起违纪违规问题中,有90起发生在乡镇(街道)的基层站所以及村(社区)层面,其中基层干部优亲厚友、违规套取资金、违规发放补贴等问题较突出。

  “村级财务管理方式必须改革,从源头堵住漏洞!”2018年,村级经济发展走在全市前列的惠山区决定先行先试。区纪委书记吴建明带队到4个乡镇(街道)征求改革方案意见,但很多人都投“反对票”,质疑声不断。“几十年来村会计承担职责多达20多项,除了财务工作,还要参与收取企业土地租金等社会管理,为村委决策提供参考,这个机制动不得”“所有的账都要到街道审批,村会计工作量大大增加,还怎么做其他工作”

  这让区领导班子意识到,改革不能一刀切,也不能照搬照套,必须因地制宜。2018年9月,区委出台改革意见,明确由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“一包三改”开启全国乡镇企业改革的堰桥街道作为试点,细化方案、创新模式。

  接到试点任务后,堰桥街道党工委副书记徐敏锋带队在半个月内到已实施改革的泰州、常州武进等地学习考察,并和14个村(涉农社区)书记、会计坐下来反复商议,最后达成共识:要保留村会计身兼多职的特性,这关乎村级经济、村庄管理是否稳定、高效,不能简单地搞第三方财务管理,也不适用实质相当于集中式记账的村账镇管,村账还要村管,但要通过制度设计将事后监督转为事中监督。

  1个月后,堰桥街道“1+4”改革配套文件制定完成。2018年10月底,改革全面启动,www.772778.com美团酒店十一单日,14名村级会计一周内全部轮岗到位,沿用近40年的村级财务管理制度、格局、习惯被彻底打破。

  “村级财务不规范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村会计在一个村(社区)任职时间长,抹不开人情。”堰桥街道纪工委负责人说。马报,改革第一刀落在村会计的管理方式上。街道对14个村(社区)会计垂直管理,决定其选拔、培训、使用、考核及薪酬,并设立社区财务监管中心对其进行日常管理,形成能进能出、能上能下的机制。村(社区)会计每3至5年,就要异地委派至其他村(社区)。

  以前村(社区)会计是村书记、主任手下的兵,即使明知领导的一些做法不对但碍于上下级关系,只能照做。如今,村(社区)会计由街道聘任,接受街道的日常监督、考核,行事更为规范。前不久,社区按2017年美丽乡村环境整治工程分期付款协议,要支付工程企业2018年应付款197万元,却被会计王振华一口回绝:“按规定,企业拿发票来,我这才能入账、付款,不然难以证明这笔费用的真实性。”企业规模小、一时开不出这么多发票,问能否打打“擦边球”。王振华回复“没得商量,把发票开齐了再来报账”。

  村(社区)会计是街道委派的,是否会造成只专注财务、对其他村级事务管理不上心的问题呢?堰北社区会计吕菊告诉记者:“不会”。一大原因是他们工资70%由社区承担,30%经考核后由街道承担。“拿着村(社区)发的工资,当然要尽心尽力为他们办事了,同时也要遵从街道要求按规办事,不然考核奖受影响。”

  “改革前,我们还都担心,每个村(社区)经济实力不一样,轮岗后会不会导致收入差异大,上班距离远、成本高,而街道在制度设计时都给予了兼顾。”吕菊说。目前他们都在距离相近、村级实力差不多的村(社区)轮岗,收入和轮岗前差不多。

  王振华介绍,如今各村(社区)所有财务往来都在“三资”监管信息平台和农村集体产权交易平台上进行,公开透明。

  社区每一笔账都要通过网络传到社区财务监管中心审核,其中2万元以内由监管中心审核,2万-10万元由街道党工委分管副书记审核,10万元以上由街道办事处主任审核。

  2019年初,他向社区提出,由于报账频率高,需要再增加一台电脑用于管理社区财务总账,社区领导同意了。但在报账时被退了回来,缘由是尽管有发票,有经手人注明用途并签字,有主办会计审核签字及村(社区)书记同意支付的签字,但少了证明人签字证明。最终,他补上了村两委班子8名成员全部签字同意的采购预审表,监管中心才审核通过,将资金打到了“村务卡”里。

  堰桥街道还健全了监督体系。凡不涉密的村级财务信息都向村民公开,资金支付审核、民主理财等制度进一步健全,使每一项财务管理都有规可依、可被监督。通过定期开展的财务检查、第三方审计,以及监管平台的全程监督、风险预警功能,其村级财务管理也实现了立体监督、全程监管。

  “这项改革为乡村振兴提供了纪律保障,亦是乡村治理的有益探索。”市农业农村局负责人说。如今,这项改革被誉为“新堰桥经验”,正在向全市推广。


    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